'>

范德吉历经两个多月 开着“蹦蹦车”独自去西藏

2018-10-04 14:49

原标题:范德吉历经两个多月 开着“蹦蹦车”独自去西藏

开着“蹦蹦车”独自去西藏

奎文区身有残疾的范德吉历经两个多月,独自完成了进藏梦想

奎文区廿里堡街道东范家村的范德吉身体有三级残疾,行动不便,不过,这阻挡不了他“出去看看”的脚步,3月10日,他开着一辆0.6L排量的三轮“蹦蹦车”从潍坊自驾进藏,历时两个多月,穿过318川藏线、214滇藏线,让进藏梦想成真。“我已经40岁了,再不去实现梦想,我怕老了以后会后悔。”6月5日,范德吉说,接下来,他还准备去东北、内蒙古、新疆等地。

独自开三轮车进藏

今年40岁的范德吉腰部有残疾,行走不便,但在他家里,摆放着哑铃、杠铃等器械,范德吉解释说,他肢体三级残疾,为了能顺利完成西藏自驾游,在出发前,他特意加强了体能训练。

在此之前,范德吉只去过济南、青岛等省内城市,这次突然决定要一个人去西藏,家人都很反对。“其实很多年前,我就有了去西藏的念头,也经常搜集一些自驾进藏的攻略,所以当我下定决心后,不管家人怎么反对,我都没动摇。”范德吉说,由于资金有限,出发前的五六天,他才去买了一辆三轮车当“坐骑”,然后背起行囊,在家人甚至全村人的担忧中,开启了西藏之行。

“我的三轮车没法走高速,我就开着导航走国道、省道。”在范德吉看来,走不了高速并不是一件失望的事,相反他可以自由地欣赏沿途的美景。就这样,27天后,他到达了梦中的拉萨,而他的目标是穿越号称“死亡线”的318国道川藏线,“既然已经出发了,就要把想做的都做完”。

登上了最高垭口

在沿川藏线前行途中,范德吉遭遇过高原反应、车祸等,好在每次都有惊无险,“出发前,我已经想到可能会有高原反应,所以提前准备了氧气袋、红景天等药品。我也真的体验到了高原反应的威力,流鼻血、头晕、恶心,那滋味太难受了。”范德吉说,其实行程中最难熬的是孤独,“条件这么苦,我为什么要出来”“我出来到底值不值得”……这些问题一度让孤身一人上路的范德吉陷入纠结,回想起自己的人生经历,他还曾几次失声痛哭,“不过,想明白之后继续上路,也会走得更加坚定。正规的网络赌博

“过梅里雪山时,很多越野车轻易就上去了,他们就在前面等着我,当我开车慢慢‘爬’过去后,他们都为我竖起大拇指。”范德吉说,最终他开着三轮车到达了海拔5130米的东达山,那里是川藏南线上的最高垭口,尽管空气稀薄,他还是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冒着缺氧的危险对着雪山大喊了两声,“站在山顶那一刻的心情,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,那种历经千辛万苦后的喜悦,不是用言语可以表达的”。

用直播分享美景

“沿途不住旅馆”是范德吉给自己立的规矩。“主要还是考虑费用。”范德吉说,家里收入不多,他出来自驾游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,所以他不想再给家人增加负担,困了就睡在车里,饿了就吃点自带的面包、方便面。到了西藏、云南等地,当地人对他都非常热情。但了解到很多当地小朋友很少能喝到饮料、吃到火腿时,一路上处处节省的范德吉立即自掏腰包购买了很多食品,分发给孩子们。

每到一处,范德吉还打开直播,为网友们展示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地域美景,“我开直播并不是为了赚钱,起初是为了向家人报平安,后来是想把更多沿途的美景分享给大家。”范德吉说,他直播时,全国各地有几千名粉丝在同时观看。

“我这一路上,受到很多好心人的鼓励和帮助,他们会把自己带的水和食品分给我,还有人要给我现金。在巴塘时,一位酒店老板不仅请我吃了饭,还请我免费住到店里,那是我唯一一次睡在旅馆里。大家帮了我,我也要将这些爱心传播出去。”陌生人的支持激励着范德吉一路前行,他的三轮车也成为川藏线上的一道风景,“很多自驾游的人都要和我的车子合影留念”。